|
|
|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 访谈 >

泰国学生反抗“工厂式”教育制度

2013-06-07 00:52  来源:江西大网   进入论坛评论

泰国北榄府——游客通常看到的泰国,是一个悠闲慵懒、随心所欲、夜生活放纵的国家。我们暂且不谈这个印象。

泰国的学生对该国的印象全然不同。泰国的学校是军事训练官严格管制的梦之地,校园里纪律严明、强制顺从盛行,这种严格管制源于泰国过去的军事独裁根深蒂固的影响。

在曼谷这个工业化郊区的一所公立学校里,老师们挥舞着竹条,斥责留长发的学生,命令他们当场剪短。老师们会检查学生是否有脏指甲、穿彩色袜子或任何其他有违学校着装要求的行为。

“学生们应该有统一的形象,这是最基本的,”副校长阿伦·万彭(Arun Wanpen)在最近一个教学日主持晨会时说。黑压压一大片身着校服、留着短发(不准染发)的学生唱了国歌,背诵了一段佛经,并宣誓为国家献身、热爱国王,还发誓“不制造任何麻烦”。

但是,随着军事统治的遗迹在淡化,一些学生正在奋起挑战这个强调一味服从的体制,而且在一定程度上有所成功。学生们在政府中有一个愿意倾听他们想法的盟友,泰国政府在试图削减军队对公民生活的影响,并提出对教育体制进行全面改革。

去年末,一个思想自由的泰国高中学生内提维特·乔特帕派桑(Nethiwit Chotpatpaisan),小名弗兰克(Frank),在Facebook上掀起了一场运动,呼吁废除“机械的”教育体制。他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成立了一个团体,名为泰国教育革命同盟(Thailand Educational Revolution Alliance)。他在1月登上黄金时段的电视节目发表讲话,从而获得全国性关注。

最近的一个早晨,他在校园里说,“学校就像一个制造完全一样的人的工厂。”他所在学校的名字是Nawaminthrachinuthit Triam Udomsuksa Pattanakarn,也就是阿伦任副校长的那个。

弗兰克形容学校里的老师是“独裁者”,他们要求学生“鞠躬、鞠躬、再鞠躬”,绝对不许顶撞老师。

这个学生团体的讯息得到了共鸣,部分地是因为弗兰克与该国从美国留学归来的教育部长蓬贴·帖甘扎纳(Phongthep Thepkanjana)在一定程度上有共同的目标。蓬贴承诺会允许泰国学生不拘礼节,包括放松对他们发型的要求,他还提议进行大手笔的教育改革,减少他所称的学校对死记硬背的重视,以培养学生的批判性思维。

“我们不希望所有学生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尤其是那种让他们服从命令的模子,”他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们不希望他们把知识复制到头脑里,而是希望他们成为独立的个体,只要不太过分。”

他还提议学校减少家庭作业量和上课时间,并把教学重点放在语言、数学和科学等必要的东西上。他说,在维基百科的年代,学生已经没有必要死记硬背非洲不知名河流的名称和长度,他当学生时曾被要求背这些东西。

此前,蓬贴担任过法官,也曾在乔治·华盛顿大学法学院(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学习法律。他说,鼓励学生形成观点、学会辩论有利于该国的民主进程,泰国在80年前脱离君主专制制度,但其民主进程颇为坎坷。

“如果学生们不能在课堂上表达观点,那他们如何在社会上行使其言论自由的权利?”他问道。

他在今年早些时候宣布,他将放松对头发长度的限制,该规定在泰国有巨大的象征意义,因为它是由军政府在1972年制定的。规定要求女生必须把头发剪到齐耳长,而男生则必须剃短发,就像军事院校的学员那样。新规定正在等待泰国内阁的批准。

蓬贴提出的改革击中了泰国学校模式的本质。长时间刻苦学习的模式被看做东亚地区经济奇迹的主要原因,也是泰国在努力跻身亚洲最富有国家群体时力图效仿的模式。

但蓬贴说,泰国学生被这种模式所窒息,同时学校本身的业绩也不尽人意。全国考试成绩在下降,而且泰国学生在一个全球标准测试,即“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rogram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中的数学水平仅排在第52位,位于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rganization of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成员国的平均水平之下,该组织的大多数成员国是高度发达的国家。(这个测试最近的结果是2009年的,那次上海和新加坡的学生分别位居第一和第二。)

变革倡导者认为,目前的课程设置有许多需要死记硬背的科目,让泰国学生很少有时间去独立思考。

颂蓬·吉特拉杜布(Sompong Jitradub)是泰国教育问题专家,也是课程设置改革委员会的成员,他说,“我长期以来一直在说,学得越多、变得越笨。学生们就会死记硬背,从来不去批判性地思考,也从来不交流观点。”

他说,变革的主要阻力来自政府工作人员,因为他们认为改革课程设置任务庞大。新的课程设置出台后,获批前还需要通过一系列公众听证会听证。

就着装要求而言,已经有迹象表明一些管理人员可能会抵制放松规定。副校长阿伦是一个纪律严明的人,他在考虑,如果新规定太过宽松,他会拒不执行。他和其他一些人说,维持纪律对防止诸如毒品、少女怀孕和帮派斗殴等社会弊病侵蚀泰国年轻人至关重要。

“政府有政策,但我们才是执行者,”他在自己办公室里接受采访时说,“如果政府出台新政策,我们会研究这些政策,然后决定哪些政策适用于我们。”

他对纪律做出了这样的总结:“军队需要枪;老师需要教鞭。有时候你需要稍微教训他们一下,但只是打屁股。”

Poypiti Amatatham自曼谷和北榄府对本文有报道贡献。

翻译:陶梦萦

SAMUT PRAKAN, Thailand — Put aside for a moment the image of Thailand that tourists often see, a laid-back, anything-goes country of libidinous night life.

泰国北榄府——游客通常看到的泰国,是一个悠闲慵懒、随心所欲、夜生活放纵的国家。我们暂且不谈这个印象。

Thai students have an altogether different impression. In Thai schools, a drill sergeant’s dream of regimentation rooted in the military dictatorships of the past, discipline and enforced deference prevail.

泰国的学生对该国的印象全然不同。泰国的学校是军事训练官严格管制的梦之地,校园里纪律严明、强制顺从盛行,这种严格管制源于泰国过去的军事独裁根深蒂固的影响。

At a public school in this industrial Bangkok suburb, teachers wield bamboo canes and reprimand students for long hair, ordering it sheared on the spot. Students are inspected for dirty fingernails, colored socks or any other violation of the school dress code.

在曼谷这个工业化郊区的一所公立学校里,老师们挥舞着竹条,斥责留长发的学生,命令他们当场剪短。老师们会检查学生是否有脏指甲、穿彩色袜子或任何其他有违学校着装要求的行为。

Paula Bronstein for the International Herald Tribune

曼谷城外邦坡(Bang Po)某学校的学生。纪律和强制性的服从主导着泰国校园,植根于该国的独裁统治。

返回顶部 分享到: [编辑:江西大网]
江西大网| 新闻频道 相关新闻>>
江大新闻频道 本地 实用 社会 体育| 江大教育频道 就业 访谈 培训 创业| 江大学生社区 江大家园 江大群组 校园分站 排行榜 查看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