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 访谈 >

海之韵:我对一加一的一点深刻印象

2013-05-21 00:42  来源:江西大网   进入论坛评论

因为有课,起来太早了,打开博客看到首篇推荐,赳赳武夫的文,有感。

1+1社区的问题是很大的,这个网站高度同质化,缺乏思性的品质,赞美过于泛滥。不是赞美不好,但当缺失批评的声音时,赞美的价值就太廉价,甚至诚意也值得怀疑。而且,赞美也十分平庸,那些赞美中,很笼统,空乏,作者无法得到恰当的反馈,不知道好,是好在哪里。而我说的批评,其实质是不同观点的表达。这不是哪个人的问题,这是一种风气,它具有强大的力量,同化那些内在自我不够坚实的人。

内容很无聊的文章,可能会获得十分高的热度。如果某个人勤于献花,他就会获得很高的关注,而不管其文章质量如何。个别几个有思想深度的老师,不是走了,就是沉寂无声了,我不知这是否是在平庸的热闹中选择自动边缘化。

阅读时,速度太快,缺乏思考,缺乏批判反思意识,仰视权威,人云亦云。实质是将自己的身份,定位于粉。

最厉害的教育分析的文章,并不在一加一里。这是实话实说。

网站的风气,如果分析其原因的话,我想是思想力的匮乏导致的内在心理虚弱。如果一个人内在用思想充实起来,它就会变得独立。当然,后者也是前者的前提,他们互为因果。

当然,日常的劳累,网络作为放松娱乐之地也是可以理解的,每个人都有上网的目的和理由。我在这里说的,不是苛责和要求每个人要怎么样,我没那个资格。我说的意思是,如果把这个网站定位于教师个人学习和提升的场所,那么它还亟待成长。

我们都对现有教育体制的逼仄感到不满和不愿,我们都渴望自由,渴望美好的教育。但自由不是嘴上说的,而是用行动推动的。盲从和拒绝思考,是一切奴役的根源。思考与其说是自由的条件,毋宁说,是自由本身包含的特征。将一切归因为体制也是取巧的做法,它实际上取消了个人朝向美好教育的可能有的努力,而这种努力中,人格的独立,思想的提升是关键,是力量的源泉。这些都不是心灵鸡汤浅吟低唱或者有点矫情的哀叹所能解决的。它需要我们实实在在地去成长。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张老师提醒过大家,阅读不要快,要认真地留言,不要急于献花,这个习惯不好。这样的意思,他说过几次。不知是否得到认真的对待。

我自己在这个网站中,总说实话,说真话,并且,在写《我与博客》的时候,也委婉地表达过对网站风气的看法。我个人坚持不抱团。

包括这个文章,我不知老师们看了是什么看法,也许人们看了会觉得不舒服,大概又有人说我不够谦逊什么的。如果这样想,是在用一种流俗的眼光来看这个文章表达的主旨。不管读者怎么看,我想说的,就说了,其实这也不难,只需克服一下怕得罪人的那种世俗心理,我不怕得罪人,怕得罪,其实还是某些方面有所求,而无私则无畏。

说这些话是本着一种真正的负责,大家都在赞美一加一,这里不缺对它的赞美,而是缺乏不同的声音。

去中心化才能多元,多元才有生机,有思性的品质才能走得更远。

早上匆促说了几句,虽为匆促之言,却也是很长时间以来我深切的感受。认真看了大家的评论,就可能误读的地方,在此我再解释一下。

1. 我不是说赞美就是坏的,我从来没有这么说过。2010年一加一也涉及过对赞美的看法,即对博客式阿谀的看法,那时我是为博客式的阿谀辩护了的,老一点的博友可能有的会有印象。不仅是我们的教师需要鼓励,而且我当时给予了这个现象最美好的一种解释,那就是,我们需要同道感,支持我们沿着美好教育的方向不倦不馁地行走,直到走到宽阔的远方、那个我们的让子孙后代感到光明朗照的远方去。我是非常体贴到这一点的,而且是很早就认识到这一点的。真诚的赞美和批评都是有好处的,但是后来我越来越向后者倾斜,即越来越强调后者,因为我们异质的声音太少了,甚至是阙如的。赞美已经泛滥了,成为一种风气。这不是我轻率和草率的判断,而是基于深切的体验和用心的观察,这一点,谁也否定不了,如果不相信这种体验和观察,可以去做个数据调查,看看100文章当中,有多少人是在赞美,有多少人是在探讨问题。

我个人对我看过的文字,觉得好的,也会赞美。但我同时也说出自己的观点。批评和赞美是相互依存的关系,当缺乏异质的声音和率直的探讨,赞美本身就很很容易变质,为了赞美而赞美,甚至,不客气地说,会把献花做成一个人情。大概是目睹教育现实的逼仄和不尽人意,以前我也对网络有很不切实际的想象,我把网路看做一个世外桃源,而后来随着成长,我发现了自己的单纯,网络无非是现实的延伸,现实中人性的局限,它同样会有。 不是那样交往就不好,我能理解,每个人的活法不一样,但我们现在探讨的前提是,网站如何能成为教师个人提升和学习的有益的地方,一切都是在这个前提下来说话的。我想,这也是无私的资助者关总所意愿的,那就是,期待这个网站真正地对越来越多的教师成长有帮助。如果对网站有这个期待,我们就需要正视而不是回避、更不是去掩盖这个问题,是去缓解而不是助长这个问题。

他们直率的批评。今天的文后有人评论说,“来去是每个人的事情,我们谁也管不着”,“人们在批评的时候,是不是可以思考一下如今教育的真实面目?不都是那些看似无足轻重的人奋战在第一线,反倒那些有思想深度的人真正奉献了多少?”这样说,其实一点没有理解我说的主旨,小孩嘴仗、抬扛似的话语,并没有触摸到真正的问题。这不是管和不管的问题,而是这样的现象提醒人们反思,怎样才是真的维护壹加壹,爱壹加壹。一个网站的生命力在于它多元,这个网站是面向教育服务的,教育需要理论和现实之间的互动,一线的教师和理论研究者之间需要力量互补。在不在第一线,不是区分奉献多少的标准,这样是安全没有道理的,并且看得十分表浅。如果按照这样的看法,我们都十分熟悉的雅斯贝尔斯、范梅南、帕尔默这些人就是吃闲饭的,因为他们都没在基础教育第一线。

另外,这样充满道德激愤的观点,其实并不好,也不够真实。好像一说到教育,就是都在奉献似的,这样的高调,对于教师境遇的改善一点好处没有,其实也是对教师的道德绑架。不妨这样想,我们是很累,很苦,但拿不全是单纯的奉献,我们也是为了我们自己的生活。这点是扯远了。

这里涉及一个十分重要话题,即理论与实践的关系问题。在09年12月的《反思与超越:论魏书生的教育实践与观念》一文中,我曾经集中论述过。简而言之,实践并不天然地占据对理论的高位,如果理论不是比实践更重要,他们至少也是平等的关系。我强调理论这点,是看到雪猫老师提到“第一线”,逸出的,当然与我们谈话的话题也有关系。

返回顶部 分享到: [编辑:江西大网]
江西大网| 新闻频道 相关新闻>>
江大新闻频道 本地 实用 社会 体育| 江大教育频道 就业 访谈 培训 创业| 江大学生社区 江大家园 江大群组 校园分站 排行榜 查看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