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 话题 >

中南大学校长:应取消高考 把自主权还给学校

2013-03-18 10:23  来源:凤凰网教育   进入论坛评论

 

核心提示:乔布斯不是学校培养出来的,在张尧学看来,大学更多的是要培养学生的批判精神,大学需要的是民主管理和学术自由。对目前大家都关注的异地高考问题,张尧学认为,解决的方法是取消高考,各校自主招生。

本科教学应以培养学生的批判精神为主

凤凰网教育:现在很多人在思考,说中国能不能产生乔布斯,从中国的教育者角度来看,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中南大学校长张尧学:我认为这个问题要从几个方面看,第一,乔布斯本身就不是学校培养的,如果要靠学校来培养大师的话,不是学生,就说学校的教授应该是逐渐成为一个在国际上知名的这种。因为本科生的培养主要是一个价值观念的转变。比如说高中时代他的学习的价值观是一个知识的积累过程为主。大学的学习应该是以研究或批判精神的养成为主。能力的培养当然也很重要,相应价值观的养成放在第二位。

再一个就是大学教育上,大家现在强调比较多的就是知识的掌握,但是知识实际上我觉得是放在第三位的东西,与其说掌握知识还不如说通过这种教师或学生的知识传授过程来达到一个价值观的养成,或能力提高的目的,所以为什么大学教学不一定要把教的对来作为上课上的好的标准?其实上课上的好是应该一些讨论,一些观点的冲突,一些不同事项的火花的摩擦碰撞,这个时候你就很难分对或错。

实际上是要让学生从中应该学会一种理性的批判,就是不要什么都说NO,也不要什么都说YES,你的YES或NO是应该有根据的,那这个根据是什么?就是理性或逻辑,这些是所谓的批判精神,比如说你刚才提到的大师问题,其实在大学本身你在培养本科生或培养博士生的过程中间,这很难让他在一瞬间就成为大师的,但是你可以给他提供一个训练他养成这种批判精神的,养成一种逻辑理性高素质的这种环境,让他出去以后慢慢的在成长。

你比如三一集团的梁稳根,他现在是已经财富近千亿的大企业老板,他是从两万块钱开始做企业的,卖电焊条开始的,那么他在那之前就是我们学校普普通通的学生,谁能想到他今后会成为一个大企业家呢,但是我们给他提供了教育,为他打下今后成为一个大企业家的基础,这是大学要做的,所以这个能不能成为大师不能简单的从大学做这个要求。

大学需要的是民主管理和学术自由

中南大学校长张尧学:但是大学教授他在大学工作,他要做创新性的研究,大学要给他提供一个平台,让他们比较重过程,不要太重结果,人家说你会不会要求想去拿诺贝尔奖,我说很难拿诺贝尔奖,但是你没有想到诺贝尔奖,就某一个研究你很感兴趣,你可能在大学里边长期的做了十年、二十年、三十年。

凤凰网教育:就是说要沉下心来。

中南大学校长张尧学:沉下心来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凤凰网教育:不应完全那么功利。

中南大学校长张尧学:对,这个时候大学开始提供一个环境和一个平台,大学的环境和平台往往说的提供的容易,但是做起来很难。为什么呢?因为现在社会给大学太多压力,社会本身是一个很功利性的社会,那么社会的功利性和大学的联系是非常明显的。势必把很多比如说工资、住房、职位等等无形中反映到这个大学里面,他不但影响我们的学生,他也影响我们的教师。

特别是我们改革开放之初,社会上存在着"造原子弹的不如卖茶鸡蛋"的说法,所以学校老师的生活保障要不断的改善。

人的生活总是第一是物质层面,第二才是精神层面,你在大学要强调精神层面的东西,第三是强调灵魂层面的东西,你首先得解决物质层面的,在物质层面,不要过分的去让大学教授自己去解决,应该有一个制度保障,制度文化。制度保障我觉得首先就应该把大学教授的工资都涨上去,要保证他有一个很安定的生活条件。。

然后他们才能沉下心来,因为他生活条件保证了,才能安心做自己喜欢去做的事情,我想就是怎么样去首先保证他在物质需求,然后让大学的教师能够有一个比较稳定的宽裕条件去冲刺他的教学,也冲刺他的科研,然后在这个过程中,即使不出太过的成果也没什么关系,这就涉及到一个评价机制的改变。

凤凰网教育:对,比如说考核上,中国大学的教师每年要发多少论文可以提副教授,发多少论文可以提教授,这是一个考核机制,舆论上也在争议这个事情,有的说这种考核方式会影响教师的教学,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中南大学校长张尧学:我的看法是这样,就是说大学教授在大学发论文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但是如果把发论文当成一个追求的目标,这个事情就错了,因为发论文是一个科研过程中的一个必然的过程,就是说你作出成绩、作出东西来,你觉得要把它告诉别人,这是正常的,你要去写个论文出来。但是你把它反过来,你不是为了去做科研,你是为了写几篇论文而去做科研,那这个动机你做科研的这个方法或者什么一切都会变化,就会造成带来学风上的问题,带来功利上的问题,就变成了我为了达到某一个职称,我为了得到某一些物质上的东西去追求一些论文,而且把论文的作为评价教授的唯一标准的确有不好的地方。

我觉得评价这个人能否当教授,实际上应该由同行来评价,就是跟他很熟悉的这个圈子的人来评价他,就跟你当记者一样,到底你的写作水平怎么样,你的能力怎么样,跟你相熟悉的,跟你一起做工作的人应该是最有发言权的。

所以大学里面我个人认为,就是作为一个大学来讲,不应该从标准的角度去规定你要发多少篇论文当副教授,当教授,我觉得这种东西都没有必要做,我认为一个人能否做什么应该是最了解他的人去评价他,这个就需要有一个思想观念的转变,就是大学到底是什么,它不是一个行政单位,它是一个学术组织,是一个培养人的地方,所以是一个学术组织,是一个培养人的地方的话,那你就要根据他自身的规律来看,就是他的学术上应该是自由的。

学术是创作性的,是探讨未知的世界,探讨人们还没有发现的知识。如果给它定了框框,你就没有办法去得到新东西了。

除了学术自由,还有一个管理,学术的自由是在一个民主的管理基础上建立的,就是几个教授组成了一个团体,组成了一个学院或者组成了一个学科,学术要进行交流,如果大家都是很牛的教授怎么办呢?那就要民主,就是我们事先要学会协商,我们政协不也叫协商民主嘛。实际上大学是一个最需要协商民主的地方,就是大家学科相近,研究内容相近的这些教授们在一起要学会协商,就是民主的共同体,大学是一个民主的共同体,就大家民主管理,然后学术自由,学术自由的要求首先精神的自由。就是说在你的精神上就已经认为这个东西就这样了,那你就根本就没有办法再往下去做学术研究了,或者说你做学术也很难突破,还有一个就是思想的自由,就是你的想法上应该是比较开放的。

凤凰网教育:您认为这点中南大学做的怎么样?做到了吗?

中南大学校长张尧学:我认为我们正在努力,应该说像这种民主管理或学术自由,这种教授治校,这种制度化的过程的建设应该是正在进行中。

凤凰网教育:您有没有意识到未来会遇到一些困难?

中南大学校长张尧学:困难是每天都有的。

凤凰网教育:比如说呢?

中南大学校长张尧学:比如说你随时随地都可以遇到困难,我们就拿一个学院的例子,如果说你在评价一个人的时候,大家可能就有不同的看法,那么你这个不同的看法,你怎么把他协商成一个一致的看?。如果院里边,比如说院长他跟这些教授们的意见不一致怎么处理,这就要设置一个机制,这些机制就是我们为什么说要改革呢?就是要系统推进改革来完善这些机制,完善这些机制,建立一种协商的制度文化,让他学会逐步的慢慢的大家都形成习惯,形成习惯就好了,形成习惯以后中国的大学就还原成本来的面目了,就大家一起在一起做事情。

凤凰网教育:那您认为大学要去行政化的。

中南大学校长张尧学:大学去行政化,但是不是去行政,就是行政管理还是要有,但是行政管理不是说你把行政化就是你什么事情都靠行政,我认为就是第一个教授多少篇论文可以当教授,多少篇论文当副教授,实际上就是行政化的一种表现,因为他已经不分学科,不分门类,也不分你是什么人,他就已经跟你定下来了。

凤凰网教育:因为量化的考核是比较简单的一个东西。

中南大学校长张尧学:量化的考核就是一个行政化的东西。

凤凰网教育:但是从考核者来说这很简单,我就每年看你做了多少东西,我不要再去深入的去了解你的文化。

中南大学校长张尧学:他没有从学术的质量和学术的内涵上去考量,可是往往有的学术可能就是,甚至没有发表论文,我们在评选院士的时候,就有一位候选人一篇论文也没发表,一个奖也没有,他最后评上了。

凤凰网教育:为什么?

中南大学校长张尧学:就是大家认为他够水平了。

凤凰网教育:哪个教授?

中南大学校长张尧学:不是我们学校的,一位搞核能的专家,搞核能的那些院士都认为他够水平,为什么?当在科研中所有的问题解决不了的时候,大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但是这个人一个奖也没有,一篇论文也没有。

凤凰网教育:这好像不拘一格降人才。

中南大学校长张尧学:他也不叫不拘一格,他就是你够水平,他没有什么该不该,那个人也不小了,已经60几了,就是原子能研究院的,他是整个院里给的院士楼,这个房子一定大家公开都要给他一套,最后评院士的时候大家都公认一定要投他,就是尽管他没有论文,尽管他没有奖,但是他的确有水平,,那你说怎么考核他,只有同行,熟悉了解他的人,跟他一起工作的人,大家都公认他是老大。你要是照指标的量化的考核方法,他就永远没办法当选为院士。


大学教育存在分配上的不公平

凤凰网教育:刚才我们也讲到了,你说到在物质上要给教授,给大学老师一个不错的生活保障,我们也看到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教育投入已经达到了GDP的4%,现在总量上已经达到了目标,但是如果说到具体的每个项目落实上,怎样能保障资金的有效运用?

中南大学校长张尧学:我觉得这个资金是不是有效运用不是一个人两个人能简单的说出来的,因为这要依赖于国家审计总署,还有人大政协还有其他的相关部门的监督,特别是审计署或财政部,他们要对整个钱的一个是预算,一个实际上是划拨之后的跟踪审计是要作出严格的审计的,他审计完了才可以评。根据这些指标才能可以发表评论,说是否用的合适,或者是否该用在什么地方。

你要从我的角度讲,我当然希望在高等教育投更多的钱,特别是现在在建一流大学过程中,还有物价指数在不断上涨的过程中,高等教育不投钱的话会很困难。早几年基础教育搞的很多,一直讲教育公平,实际上高等教育也是严重的缺乏教育公平,你可以去查一个数字,就是现在农村的小孩子考上好大学的比例跟十年前比,跟二十年比是提高了还是降低了?

凤凰网教育:降低了。

中南大学校长张尧学:降低了多少?你可以去查,因为总得来讲,我们国家的高等教育规模已经扩大了,在校学生已经到了3000万,但是原来没到三千万的时候农村的孩子在好大学,比如说985这种学校学习的是占比很大,现在招生扩大这么多,农村的孩子在重点高校的生源中占比是下降了很多。

凤凰网教育:中南大学这方面的情况呢?

中南大学校长张尧学:中南大学相对好一点,因为我们还是处于中西部,但是总得来也不是上升的,那么为什么会这样,他实际上是一种教育不公平带来的,如果这些农村的孩子,他去地方院校,现在的地方院校或部属高校之间的投入就存在着一个不均衡,部属高校是中央财政部拨款,地方院校是地方财政拨款。

对中西部而言,地方财政拨款的高校就要比中央财政拨款的高校要差很多,要少很多钱,那这些农村的孩子到那些地方高校去,他所得到的培养或得到的待遇,显然比到部属高校学校差,那为什么要有这种区别呢?难道就是因为他考分数低的几分吗?如果说他分数稍微好一分可能就去了部属高校,差一分他就去了地方高校,那你这个财政投入就有问题。

实际上一个理想的国家是应该保证每一个人在起跑线上是得到同样的待遇,机会平等的,既使是在985高校,或者在部属高校,学科之间也存在着比较大的不均衡。你比如说我们老搞很多重点学科,重点学科投钱就很多,非重点学科投入就少,文科类内部也有重点学科、非重点学科,投入差别也很大。

有的学校虽然都是同样部属学校,财政投入差距也很大,比如我们的学生大概五万多人,在全国大概是排到第五、第六位,但是我们的办学经费可能在全国算是第15、16或者是到20位,这个不是我们没去拿到钱,是中央给我们的拨款就少。

那你从这个角度上讲,有很多事情还是存在着比较大的不均衡问题,但是简单的讲公平问题,不是为了绝对公平。刚才也讲了,我们怎么样把教授的工资提高一点,如果你拨款少了,拿的钱少了,那你又没有给我政策让我去收钱,因为我的收费,包括我的学生的学费,包括我的学生的餐费,包括我的学生的住宿费,都是1999年定的价格,14年以来没有变,这种是市场不是市场,计划不是计划,就是弄得你没有办法去给教师提高收入,因为上面的拨款还是那么多。

凤凰网教育:这么多年拨款没有增加吗?

中南大学校长张尧学:拨款增加了,但是增加我就讲它不均衡,不均衡势必带来不同的学校的教师的收入就不一样,比如说你是某一个学校,你可能给你的拨款就多的很多,给我可能就更少了。比如住宿费用,四个人的宿舍收费四千八,每个人一千二,这是1999年定的标准,到现在没有改变,这个价钱到现在觉得不行,就应该按市场走,但是如果学生说我受不了这个高的价格怎么办呢?那国家就可以通过奖学金或者是贷款方式补贴,或者是像美国就是本州的市民就可以享受一个低学费,你可以少交学费或者少交房租,他学校提供房子,因为本州他交税了,实际上就说你交的税,那税给学校拨钱了,你就少交点,你没交税的你就多交点,我们不是,我们所有拨款是一个渠道,然后收费是统一的,所以有的时候就很难去讲怎么样把这个老师的工资再提高一点,他是有天花板的。

凤凰网教育:对于中西部高校来说,早几年存在教师外流的现象,被称为孔雀东南飞,这几年的情况是不是有点缓解,特别是东部城市那个生活压力的加大,对我们中西部院校是不是一个机会?

中南大学校长张尧学:我认为目前的情况应该是第一有所缓解,第二,就是这些教师即使飞了以后,现在是在大学的这种情况也是很难做好的,在中小学可能容易,因为他是一个老师就可以讲课,但是大学的老师他不仅仅是讲课,他要科研,科研特别是像我们研究性的院校,科研要有团队,实验要有条件,而且要有环境,就说比如说我们的教授到别的学校,到深圳或者到广州去的话,你要没有团队,没有实验条件,没有那个学术氛围是起不来的才。

即使从美国回来,基本上就是博士毕业后一两年的轻教师还能流动,到了四、五十了,60岁以后流动起来就相当困难,他要花很大的代价,他要把实验室整体搬迁那地方,需要团队写作的一般都走不了,这也就是深圳或者是广东某些地方想花高价,想出资想建一流大学很快建起来而又建不起来的真正原因,所以很难把一个有名的教授成建制的全部搬过来。

凤凰网教育:把他的团队给带过去。

中南大学校长张尧学:而且即使搬过来,这个团队过去也不熟悉大学的文化环境,因为这个团队比如说我在美国的大学我已经熟悉了这套规则,我知道报账在哪去报,我知道买实验设备到哪去买,我知道我要讲课从哪条路到哪个教室我都知道,那你到一个新环境他完全都不知道,所以连上厕所他都得重新找,要全部的重新熟悉,这种事情对于大学的教授来讲是最不愿意的,因为我在这干的好好的,我全部去重新熟悉一个新环境,那很没有意思,所以一般很少有真正做的很好的一线的大学教授会带着团队到北京去,所以你所说的孔雀东南飞这种我估计在基础教育里面还是没有,在大学里面这种都不是太多,也不会太多,基本上他都是比较稳定的。


取消高考是解决异地高考的关键

凤凰网教育:对现在异地高考这种讨论您怎么看?

中南大学校长张尧学:异地高考争论的很多,但我觉得应该是一个高考制度改革的问题,高考制度改革怎么改的问题,这个异地高考同意的也有同意的道理,不同意也有不同意的道理,我觉得最直接的方法应该是把高考的自主权还给学校。

凤凰网教育:自主招生?

中南大学校长张尧学:就是自主招生,这是最终也是唯一的解决之道,就是说你让大学自主招生,他就不存在异地高考问题,你可以在全世界考,你比如我们现在学生也可以考哈佛的,也可以考斯坦福的,不过美国有个标准考试,实际上是毕业性考试,我们也可以搞一个毕业性考试,这个作为一个参考,然后你再去看录取不录取,这个是由学校说了算,这件事情就解决了。

如果美国也搞个全国高考,中国学生一个也进不去,我们院的很多学生直接就考到美国去读书去了,为什么中国学生可以直接考到美国去读书?美国学生不能直接考到中国来读书呢?你这么一反思,就会发现我们的权力太大,太集中了,政府在干不该干的事,当然30多年前,文化革命刚结束的时候,恢复全国高考我认为是必要的,因为那个时候人数不多,而且是刚刚开始的拨乱反正,你现在已经30多年了就应该把权力下方,不要再有政府去拿来组织一个高考,这种看似公平实际上是不平,实际上看似没有走后门,实际上是压抑了一个民族,阻碍了民族的发展。

因为大家都在去等考试,他把创新力给杀掉了,你只有把考试权下放到大学,大学可以用自己的方式去留住学生,大学的特色也出来了,补习班也消失了,因为每个大学出的考题不一样,补习班没市场,素质资教育也出现了,因为你每个大学想考上那个大学,你可以根据那个大学的需要去学习,导向也就变了。

凤凰网教育:现在自主招生的范围,您认为是不是应该扩大一些?

中南大学校长张尧学:不仅是扩大,我认为应该全部扩大,就是国家不再组织这种全国统一考试,国家统一考试我建议下到省里面组织毕业考试,就高中毕业考试,达到国家的标准,这个毕业就是一个水平考试。

凤凰网教育:那就是说取消选拔性?

中南大学校长张尧学:取消选拔性考试。

凤凰网教育:就是现阶段那种高考?

中南大学校长张尧学:对,我认为现阶段应该是取消这种统一高考的时候了,应该是还高考自主权给大学生,这是唯一解决之道,我认为除此之外别无他法,全世界也都是这么做。

招生这件事情本来就不是政府管的事,是大学的自主权,给我办学我需要什么学生是我说了算,所以政府在很多地方,他连报名费也看住了,不准报名、不准收费,考试费也卡住了,这个你卡干嘛呢?人家愿意去考这个,人家愿意报名,交钱就完了。(凤凰网李磊)

返回顶部 分享到: [编辑:卢婷]
江西大网| 新闻频道 相关新闻>>
江大新闻频道 本地 实用 社会 体育| 江大教育频道 就业 访谈 培训 创业| 江大学生社区 江大家园 江大群组 校园分站 排行榜 查看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