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 读书 >

西门庆的官场“潜规则”

2013-03-15 09:56  来源:凤凰网读书   进入论坛评论

在官场,西门庆也是一路顺风。他既不需像范进那样在科举路上挣扎,也不需像杨家将那样到沙场上一枪一刀地厮杀立功,更不需像武松那样到景阳岗上去与猛虎搏斗为民除害,他只是通过行贿,买通当朝太师蔡京,就轻而易举地由一介流氓变为金吾卫副千户。当了官的流氓,立即显得比他的顶头上司夏提刑更潇洒风流,也更胆大妄为。他几乎是无师自通地创造性地掌握了中国官场“黑厚学”。

西门庆上任伊始,办案并不稀罕被告几个小钱。不像夏提刑热衷于小敲小诈,乃至遭西门庆嘲弄:“别的倒也罢了,只吃了他贪滥蹹婪,有事不论青红皂白,得了钱在手里就放了,成甚么道理!我便再三扭着不肯,‘你我虽是个武职官儿,掌着这刑条,还放些体面才好。’”西门庆这里所谓的“体面”,不是为维护法律的尊严,而是说小敲小诈不值的,要敲诈就敲诈个大头。

苗青为图谋钱财杀了主人苗天秀,走西门庆姘头王六儿的门路以五十两银子两套衣服行贿西门庆,想逃脱法律的制裁。西门庆一看就知这里大有油水可捞,立即通过王六儿为中介与嫌犯讨价还价,说:“这些东西儿,平白你要他做什么?你不知道,这苗青乃扬州苗员外家人,因为船上与两个船家杀害家主,撺在河里,图财害命。如今见打捞不着尸首。他原跟来的一个小厮安童,与两个船家当官三口执证着要他。这一拿去,稳定是个凌迟罪名。那两个都是真犯斩罪。两个船家供他有二千两银货在身上,拿这些银子来做什么!”谈判的结果是:苗青打点一千两银子,装在四个酒坛内,又宰一口猪,约掌灯以后,抬送到西门庆门首。西门庆与苗青说:“既央人说,我饶你一死。此礼我若不受你的,你也不放心。我还把一半送你掌刑夏老爹,同做分上。你不可久住,即便星夜回去。”接着以他与夏提刑的分赃密谈代替了对这桩命案的审理:

饮酒中间,西门庆方题起苗青事来,道:“这厮昨日央及了个士夫(按,以姘头王六儿充士夫),再三来对学生说,又馈送了些礼在此。学生不敢自专,今日请长官来,与长官计议。”于是,把礼帖递与夏提刑。夏提刑看了,便道:“恁凭长官尊意裁处。”

西门庆道:“依着学生,明日只把那个贼人、真赃送过去罢,也不消要这苗青。那个原告小厮安童,便收领在外,待有了苗天秀尸首,归结未迟。礼还送到长官处。”夏提刑道:“长官,这就不是了。长官见得极是,此是长官费心一番,何得见让于我?决然使不得。”

彼此推辞了半日,西门庆不得已,还把礼物两家平分了,装了五百两在食盒内。夏提刑下席来,作揖谢道:“既是长官见爱,我学生再辞,显得迂阔了。盛情感激不尽,实为多愧。”又领了几杯酒,方才告辞起身。西门庆随即差玳安拿食盒,还当酒抬送到夏提刑家。(第四十七回)

对苗青案作贪赃枉法处理的主谋就是西门庆,他的胆略、计谋都在夏提刑之上。好在他未独吞赃款,而与夏提刑平分秋色,所以令夏提刑“感激不尽,实为多愧”。

论官职,西门庆在山东充其量也只不过是个中下层官员。但他凭着泼天的财富兼精通公关学与钻营术,竟成了山东一方的中心人物。从中央到地方,方方面面的官吏,无不与他关系密切。以至凡有中央要员路过山东地界,都以西门府上为招待所。新赴任的宋巡按与蔡御史同船到达东昌府,一省官员都去迎接。西门庆却打通蔡御史的关节,将刚刚到任的一省之长--巡按御史宋乔年请到他家作客。此举造成了轰动一方的政治效应:

原来宋御史将各项伺侯人马都令散了,只用了几个蓝旗清道,官吏跟随,与蔡御史坐两顶大轿,打着双檐伞,同往西门庆家来。当时哄动了东平府,大闹了清河县,都说:“巡按老爷也认的西门大官人,来他家吃酒来了。”慌的周守备、荆都监、张团练各领本哨人马把住左右街口伺候。

西门庆这次酒席耗资千两金银。有趣的是,席上兴味正浓之时,宋乔年以处分公事为由中途退席。送走宋乔年之后,西门庆与蔡御史说:“我观宋公为人有些蹊跷”。还是蔡御史一语道破了宋氏作秀的底蕴:“他虽故是江西人,倒也没甚蹊跷处。只是今日初会,怎不做些模样?”事实正是如此,宋乔年后来不再作秀,不仅频繁出入西门,而且将些重要的宴会都放在西门庆家举行。

先是宴请钦差殿前六黄太尉,宋乔年只是派人象征性地给西门庆送来“一桌金银酒器”。尽管李瓶儿刚死,家中一片忙乱,西门庆还是耗费巨资,尽心尽力办好了这次宴会,令黄老公公与巡抚、巡按们皆大欢喜。宋乔年客气地说:“今日负累取扰,深感深感。分资有所不足,容当奉补。”却未见奉补。

继而又在西门庆家宴请巡抚都御史侯蒙,众官员酒足饭饱之余,向西门庆道谢:“生受,容为奉补。”这回宋乔年却说:“分资诚为不足,四泉看我的分上罢了,诸公也不消奉补。”连上回客套都取消了,可见此时宋某已与西门庆关系铁到了不分彼此的境地。

宋乔年请客,西门庆买单。这种离奇又现代化的做法的政治效应,应伯爵在宴请黄太尉前后都作过“科学论证”。之前说:“虽然你这席酒替他陪几两银子,也与咱门户添许多光辉。”之后又说:“哥就陪了几两银子,咱山东一省也响出名去了。”(第六十五回)

总之,善于弄权、舍得花钱的西门庆,其职权效应能与社会影响都远远超过他实际的职位。

(摘自《致命的狂欢》,陕西人民出版社)

返回顶部 分享到: [编辑:卢婷]
江西大网| 新闻频道 相关新闻>>
江大新闻频道 本地 实用 社会 体育| 江大教育频道 就业 访谈 培训 创业| 江大学生社区 江大家园 江大群组 校园分站 排行榜 查看新帖